临汾:“牛”作 非遗带你过大年

2021-02-04 09:27:04 来源:臨汾新聞網   浏览次数:

  剪紙牛

  精巧細致“剪”醜牛

  用剪纸艺术的特有语言和装饰纹样,彰显“牛”与“福”字造像博大精深的吉祥文化内涵,是贾四贵“剪紙牛”的独特魅力。可以说,在他的“牛”作品中,无不含纳并传播着“金牛奋蹄,春回大地”的中国象形思维哲学——“和谐繁荣,生生不息”优秀文化的最高精神境界。

  賈四貴1958年生于陝西省吳堡縣,7歲隨父母移居山西蒲縣。19歲到延安打拼。工作之余,飽覽前輩留下的剪紙、版畫、雕塑等文獻資料,遊覽楊家嶺、棗園革命紀念館、寶塔山等地成爲他生活裏的重要組成部分。2019年,在延安大學任教的他在收到故鄉蒲縣向他發出的“引進高層次人才、助力鄉村振興”邀請時,毫不猶豫地回到蒲縣,回饋桑梓。

  走進賈四貴藝術研究室,映入眼簾的便是一幅“光明在前”毛主席剪紙挂像作品。在生活與藝術的長征之路上,賈四貴對偉大領袖毛澤東充滿了深切的感情,在四處奔波、搜集資料、訪問記錄之後,他創作出108幅歌頌毛主席豐功偉績的系列作品。

  “沒有創新,剪紙就沒有出路。”在“2011年常州國際動漫節”,由賈四貴主剪創作的三十集剪紙動畫片《延河灣》,榮獲首屆“金喜鵲”原創動漫大賽優秀作品獎。

  經過半個多世紀孜孜不倦的追求,賈四貴剪紙作品除在全國及國際大展賽屢獲嘉獎外,還被中國美術館、毛主席紀念堂以及法國、美國、日本、韓國、瑞士等多國有關單位與收藏家收藏。他也因此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文化藝術研究中心、中國民間文藝家協會等機構授予“中國當代特級剪紙藝術大師”“國際特級民間工藝美術大師”等13項榮譽稱號。就在剛剛過去的2020年12月,賈四貴被授予第七屆“西部(絲路)十大風雲人物”榮譽稱號。

  當被問及對現在從藝的後輩有什麽可以分享的經驗心得時,賈四貴總結道:貴在有恒、貴在求精、貴在感恩、貴在創新。

  晉繡牛

  飛針走線“繡”醜牛

  這幾日,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産刺繡代表性傳承人郭美玲格外忙碌。爲迎接即將到來的農曆牛年,郭美玲正加緊趕制著晉繡新作《十二生肖》。

  “這是一件硬繡作品。”在臨汾臻美刺繡藝術博物館裏,郭美玲邊說邊麻利的將一根紅色絲線穿至針眼。隨著掂在指尖上的繡針在繡布上穿來繞去,縷縷絲線交錯橫生,布上的“醜牛”漸漸顯現……

  “在這幅作品中我分別采用了福字、牡丹、迎春花等元素,‘牛娃娃’身上繡十二月花之一的迎春花點綴著初春的夢境,提醒人們珍惜時間。”

  晉繡作爲山西民間流傳下來的純手工工藝,以其獨特的藝術風格,充分反映著山西的風土人情和厚重的黃土文化。

  郭美玲出生于我省繁峙縣的一個小山村,5歲時,小美玲就開始跟著奶奶、媽媽學刺繡、剪窗花。“那時候家境貧寒,說是學刺繡,找線就是個難事兒。”郭美玲回憶,每年到了兔子、小狗褪毛的時候,奶奶總會把它們收集起來,搓成線以供織繡;貼過的春聯,母親也總會收起來做刺繡底樣……

  童年的記憶令郭美玲對刺繡有了一種特殊的感情。爾後的幾十年裏,她始終在提高刺繡技藝的道路上不懈努力。2000年,郭美玲帶著多年來積攢的幾袋子“鋪襯”來到侯馬,創辦了自己的刺繡坊;爲了留住晉繡,讓更多學生了解這項技藝,她奔波于全省多個貧困縣及國家精准扶貧項目培訓婦女100余次,無償培訓殘疾人士,幫助數千位無業女性、下崗女工學到了刺繡、布藝、剪紙等技術;現如今,在與金海灣藝術中心合作成立“郭美玲工美大師工作室”的同時,她的作品均被收納至該中心旗下的“臨汾臻美刺繡藝術博物館”。

  如今,郭美玲與晉繡已攜手同行六十余載,她堅信,在政府的支持下,各方面的努力下,這項“指尖産業”一定會發展得越來越好。

  葫蘆牛

  精雕細刻“繪”醜牛

  “這件工藝品是用三個葫蘆拼接而成的,采用拼接和雕刻技藝。牛角上是用傳統紋飾表現的四季花(春牡丹,夏蓮花,秋菊花,冬梅花)寓意四季平安,牛頭上方是北鬥七星,南鬥六星寓意吉星高照,下邊爲壽山福海,福在眼前,嘴上爲如意,寓意如意……”1月30日,走進曲沃縣下烏村鄭家葫蘆工作室,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産傳承人鄭亞輝對自己的新作《神牛賜福》如數家珍。流暢的線條于精致中透露著沈穩。

  今年50歲的鄭亞輝,爲人含蓄低調、不善言辭,但對待藝術卻有著火一樣的情懷。他自幼受父親和家庭環境影響,熱衷于繪畫。後隨父親鑽研葫蘆掐絲琺琅(燙制、繪畫)、剪紙等藝術門類,大半生與民間藝術糾葛在一起,從未有過絲毫懈怠。

  長年的堅持和經驗的積累使鄭亞輝的葫蘆技藝爐火純青。由于作品構思巧妙、手法精奇,極具觀賞性和藝術價值,曾多次榮獲國內外大獎。環顧工作室,映入眼簾的是琳琅滿目、各式各樣的葫蘆作品。一個個平凡的葫蘆經過巧妙的構思和精心的雕刻、繪畫、燙制,被賦予了新的生命。

  “制作葫芦工艺品得先将隔年的葫芦在屋檐下晾干,再经过刮皮、抛光、上漆、安座、包装等工序,最简单的葫芦也需要一个星期才能制成,复杂的需要一个月甚至更久。”郑亚辉边介绍着葫芦的制作工艺,边又把刚刚放置远处的“葫蘆牛”拿到跟前细雕纹路。郑亚辉说,“对待艺术、对待作品的态度就要像这个葫蘆牛上雕刻的文字‘勤毅诚朴’。”

  皮影牛

  栩栩如生“演”醜牛

  1月31日,當記者走進侯馬市南侯馬村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産皮影戲傳承人趙翠蓮工作室時,目之所及的是各式各樣的皮影造型。趙翠蓮隨意拿起一個皮影人物,舞動著牽動皮影人物關節的竹竿,便情不自禁地說唱起來。

  皮影戏,又称影戏、弄影戏或灯影戏,是一种非常独特的民间戏剧形态,因利用兽皮或纸板剪制并借助灯光投射人影表演故事而得名。 “一口唱尽千年事,双手对舞百万兵”说的就是皮影。

  一曲唱罷,趙翠蓮開始著手雕刻起了手中的“醜牛”。只見她拿著極薄而鋒利的刻刀,小心翼翼地雕著牛角和牛的面部。“皮影制作得經過嚴格複雜的選皮、拷貝描樣、濕皮醒皮、雕镂著色等工序,才能成爲‘影人’上戲。單就手工雕镂這一步,一個‘影人’就得雕刻上千刀。”趙翠蓮介紹,所用的刀具一般有斜口刀、平口刀、花樣模口锉刀三大類,爲了達到更好的雕刻效果,所有的工具她都自己磨制。

  上世紀70年代,從小喜歡皮影的趙翠蓮拜廉振華爲師學習皮影雕刻,45年埋頭鬥室,艱苦創作,雕刻皮影上萬件。

  幾十年來,趙翠蓮拿出絕大部分收入,收集和收購了大量古今皮影作品用以創作參考,她善于汲取其他民間藝術如剪紙、木偶、布藝等藝術養分,遵循傳統又不囿于傳統,積極適應現代人的審美習慣,不僅拓寬了侯馬皮影戲的劇目和種類,還將皮影戲唱到美國、日本等世界各地。

  2010年她被確定爲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産皮影戲傳承人,在她的影響下,兩個女兒也全都投入到這項古老的藝術當中。“今年我們籌劃把這些卡通形象排成一部戲。”拿著新刻好的“葫蘆娃”“熊大熊二”“老鼠和公牛”,趙翠蓮深信,侯馬皮影最好的生存方式是在傳承中發展,在發展中傳承。

  年畫牛

  巧奪天工“印”醜牛

  踏着迎接农历牛年的步伐,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王军伏案创作着“丑牛”新作。经过起稿、备版、贴版、浸油、刻版等步骤后,一头颇具喜感的、在红底上跳跃的“年畫牛”便跃然眼前。

  只見這頭小牛頭戴財神帽、騎在小魚身上,淘氣的沖著“牛氣沖天”做著V字手勢。“這幅畫的靈感是從孩子畫的一幅兒童簡筆畫中汲取的。”談及設計初衷,王軍指著畫作娓娓道來:“整幅作品采用豎構圖的木版年畫形式進行展示,我給它取名爲‘牛氣沖天’”。王軍表示,在這幅畫作中,他融入了中國傳統文化中小魚、梅花、圓月、燈籠、中國結等元素,分別表達了“連年有余”“扭(牛)轉乾坤”“招財進寶”等寓意。“背景中的圓月與小牛手中的中國結(又名盤長)相呼應,寓意全國各族人民,團結幸福、團團圓圓、長長久久。結合上下兩個具有春節元素的大紅宮燈,因爲這種宮燈又名“氣死風”(祈祀封),希望疫情在黨和政府的堅強領導下,嚴密防控,科學防治,取得全面勝利。”王軍說。

  木版年畫是我國特有的一種繪畫體裁,亦是常見的民間工藝之一。按照張貼位置分類,大致分成門畫、窗畫等,色彩豔麗喜慶,人物刻畫細致充滿神韻,服裝花紋、色彩搭配散發著濃濃的民俗風味,體現了北方人熱情、質樸的個性。

  2000年,當看到從小喜歡且耳濡目染的平陽木版年畫逐漸消失時,倍感惋惜的王軍兼職做起了平陽木版年畫;2010年,在家人的支持下,王軍一心投入藝海,開始了近十年的非遺文化“苦旅”;平凡因堅守而出彩,創新因執著而可貴。2019年,王軍被評爲市級非物質文化遺産平水雕版印刷技藝傳承人。

  新的一年裏,王軍盤算著開一間傳習所,讓喜歡平陽木版年畫的人前來體驗學習,讓平陽木版年畫這一非物質文化遺産走得更遠。

  記者 亢亞莉 文/圖

     

责任编辑: 吉政

版权声明:凡临汾日报、臨汾新聞網刊载及发布的各类稿件,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自媒不得转载发布。若有违者将依法追究侵权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