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沃晉國博物館:探寻晋之源 感悟晋文化

2021-02-04 09:24:47 来源:臨汾新聞網   浏览次数:

晉國博物館

  臨汾新聞網讯 晉國博物館外,最醒目的建筑是一组石牌坊和一组雕塑。从造型上看,牌坊是一个“晋”字,一组三个,寓意“三晋”。沿着博物馆的中轴线行进,映入眼帘的是一组长宽各十米、高八米的大型车马出征图——“晋魂”。

  雕塑中央是一位晉君巍然屹立,揮手前方指揮作戰,左右爲文臣武將和手持武器沖鋒厮殺的戰士,腳下是戰馬奮蹄奔馳的四馬戰車,氣勢剽悍,霸氣十足,展現了當年晉國開疆拓土、征戰四方、強軍興國的霸國風範。

  晉國博物館位于曲沃县曲村镇,总占地面积220余亩,内部面积108亩,2014年国庆节正式对外开放。依托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曲村——天马遗址”,建立在已经发掘的晋侯墓地遗址核心区。

  以晉國曆史發展爲脈絡,以史帶物,以物托史,打造了晉國曆史文化展、“曲村——天馬遺址”發掘史展、遺址展三個亮點。講述了晉國六百余年的曆史和三千載晉文化的傳承;再現了晉文化考古的一系列成就;呈現給觀衆一幅西周時期禮樂文化的全景圖。

  件件珍宝 诉说晋国风云故事

  “晉國博物館是山西第一座遗址类專題博物馆。它的建筑设计是别具匠心的。”晉國博物館馆长董朝晖对记者说。

  序廳采用柱子貫通天地的抽象以及周邊壁畫的具象,烘托出一種恢弘、莊重的殿堂感。燈柱的燈光映射在腳下彙聚成一個篆體的晉字,使大家一進展廳便可感受到濃厚的晉文化氛圍。

  走進博物館一樓,首先參觀“晉國曆史文化展”。

  “快來看鳥尊!”看著書本上的文物立體化呈現,前來參觀的遊客張楠激動地召喚著同伴。那麽,尊是用來做什麽的?這件器物背後又有著怎樣的故事?

  講解員陳敏娓娓道來,“器物尊是古人祭祀和生活過程中使用的酒器和禮器,是當時貴族乃至王侯墓葬中不可或缺的陪葬品。”圍著鳥尊仔細觀看,只見它的整體以鳳鳥回眸爲主體造型,頭微昂、圓睛凝視、高冠直立、禽體豐滿,背上是一只小鳳鳥靜靜相依。“大家仔細觀察下它的尾部是大象的長鼻,兩翼上卷如同古時的玉如意。雞頭象尾玉如意象征吉(雞)祥(象)如意。它是中國青銅藝術史上罕見的珍品,也是禁止出國展示的文物之一,是山西省博物院的鎮館之寶,也是該館的館徽。”陳敏詳細介紹著。“在鳥尊腹部鑄有九字銘文‘晉侯作向太室寶尊彜’意思是晉侯制作用于向祖先祭祀用的禮器。由此也確定了墓主人就是第一代晉侯燮父。”

  陳敏介紹,這一展廳將600余年晉國史劃分爲五個單元,介紹了桐葉封唐、曲沃代翼、文公稱霸、遷都新田、三家分晉等影響中國曆史進程的重大事件,以曲沃出土的曆史典型文物爲主題,串聯各個曆史時期的重大事件、重要任務、重點史迹等,展現3000年前宗法王朝的社會風尚、禮儀制度、審美習俗、藝術水平等,是十分難得的文化財富。

  文史自古不分家,晉文化濃厚的博物館裏,每一個角落都釋放著文化的氣息。在一款名爲“成語典故”的多媒體觸屏設備前,幾位前來參觀的小朋友興致勃勃地交流著新學到的成語。

  据有关数据统计,在现有的成语典故中,直接或间接与曲沃有关的就多达1500条以上。 大家熟知的很多成语故事,就发生在这里,假虞灭虢、唇亡齿寒,讲述的就是晋献公开疆拓土的故事;退避三舍,讲述的就是重耳为了践行对楚王的约定,向后撤军的故事;著名的赵氏孤儿的故事也与晋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有游客在留言簿上写到,“在昔日晋国的土地上听这些故事,别有滋味。”中国民间艺术协会授予曲沃“中国成语典故之乡”“中国成语典故传承基地”。

  穿梭在以過塑鋼絲劃分區域的展廳裏,一件件瑰玮神秘的青銅器訴說著那個時代的輝煌。“這件寶物叫晉侯酥鍾,是一套青銅打擊樂器,也是象征權位的禮器,編鍾正面镌刻銘文,銘文首尾相連,共有355個字,完整地記錄了周厲王時晉侯稣率軍參與討伐東夷的戰爭。晉侯稣由于作戰勇敢、戰功卓著而多次受到周天子的賞賜。這套編鍾保存良好,至今用之奏出的音樂依然悅耳動聽。”陳敏說,這是我國曆代考古史籍中沒有記載的,是我國第一次在距今近3000年前的西周器物上出現的銘文。說明早在西周時期,晉國人就已經造出了像鋼鐵一樣堅硬的工具在青銅器上刻字,這是一套改寫我國冶金史的寶貴資料。晉侯夫人組玉佩是迄今爲止發現的等級最高、體積最大的組佩,被考古界評爲國寶級文物。

  三代考古人 栉风沐雨发现“晋国”

  三千年歲月峥嵘,古晉國已成爲塵埃,深埋于地下。但曆史給了我們一個機遇,讓我們得以在三千年後的今天一窺古人風貌,再現那段金戈鐵馬、鼓角爭鳴的曆史。

  跟隨講解員的腳步,沿著展線認真觀察,細細品味。進入遺址發掘史展廳,仿佛進入了一個時空隧道,右手邊的展櫃裏陳列著三代考古人使用的工具和生活用品,左手邊的展板上詳盡地介紹了“曲村——天馬遺址”的發掘曆史:從1962年“曲村——天馬遺址”被發現開始,分別講述了1963年由山西省文物工作委員會和北京大學曆史系考古專業第一次試掘,1979年第二次試掘。開始了以探究晉文化主題爲目的的大規模考古發掘活動,至上世紀80年代末,在曲村北發現了貴族的邦墓區,在遺址的中部還有大批的居住址、灰坑、窖穴,出土大量珍貴的文物。到1992年春天開始,考古工作者連續發掘,發現了舉世震驚的“晉侯墓地”,9組19座晉國早期的晉侯和夫人墓葬、18座陪葬墓、2座車馬坑,出土一批轟動海內外的珍貴文物。

  這些令人稱奇的珍貴文物和氣勢恢宏的遺迹,彌補了晉國早期編年和史實空白,爲國家“九·五”重大科研項目“夏商周斷代工程”提供了實證,同時也證實了曲沃及其周邊就是晉國早期都城所在,是名副其實的三晉之源。1992年至1993年,晉侯墓地連續兩年被評爲“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2001年又被評爲“中國20世紀一百項考古大發現”之一,在學術界引起了強烈反響並備受世人關注。

  值得一提的是,在遺址發掘史展廳還設置了我國著名考古學家鄒衡先生的蠟像。只見他衣著樸素,坐在寫字台前挑燈工作,真實爲遊客還原了我國老一輩考古學家的工作場景,令人肅然起敬。

  晋侯陵寝 厚重晋国活态再现

  边走边赏边聆听,随着讲解员陈敏滔滔不绝地谈古论今,我们不知不觉走到了主题为“桥山滏水 泱泱陵寝”的晋侯墓地遗址展厅。

  “在这个区域重点展示了晋侯燮父、晋献侯、晋穆侯、晋靖侯四组晋侯及夫人墓葬、三座陪祀车马坑。大家现在看到的是晋献侯稣的陪祀车马坑,这是晉國博物館镇馆之宝之一。”陈敏介绍,车马坑东西长21米,南北宽15米,东部为105匹马,西部为48辆晋献侯生前使用过的战车、生活用车及礼仪用车,中间由一道隔梁隔开。它是目前我国发现的商周时期最大的车马坑,而且是真车真马陪祀。

  逡巡于车马坑前,仿佛置身于3000多年前的晋国,仿佛能听到车轮和马匹的嘶鸣声。在游览结束时,晉國博物館还特别准备了一项惊喜,讲解员陈敏为游客们用编钟现场演奏了中华传统名曲《茉莉花》和《东方红》,清脆、温婉的曲调通过编钟呈现出来,曲调悠扬、深邃,让人沉醉其中,意犹未尽。

  600年風雨,晉國經過曆代晉侯的勵精圖治,由一個“河汾之東,方百裏”的小國,發展爲一個雄踞北方的超級大國,其孕育的晉文化傳承千年,奠定了今天山西曆史文化的基石。

  記者 陈明 亢亚莉 文/圖

     

责任编辑: 吉政

版权声明:凡临汾日报、臨汾新聞網刊载及发布的各类稿件,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自媒不得转载发布。若有违者将依法追究侵权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