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汾王军:心中有念 秉烛前行

2021-01-07 09:20:41 来源:臨汾新聞網   浏览次数:

王军正在雕版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臨汾新聞網讯 1月3日上午9時許,市區熱鬧的五一路上,車聲、人聲、商鋪裏的吆喝聲,彙成了一曲喧鬧的市井交響。

  沿著臨街的巷子進入,一間外觀普通的民宅裏,40歲的王軍屏氣凝神,移指推刀。刀痕流轉,余木輕起。他面前的案頭上,一枚紋理若現的木板,時而跳躍出與之對話的文字。

  環顧四周,仿佛走進了一座小博物館,幾只倚牆而立的櫃子裏,書籍、木版年畫、雕版……層層疊疊,琳琅滿目。“這裏有我的收藏品,也有我自己的作品。我喜歡雕版印刷,它是我生命的一部分。”王軍話語深情而堅定。

  雕版印刷是最早在我國出現的印刷形式,凝聚了中國造紙術、制墨術、雕刻術、摹拓術等傳統工藝,是世界現代印刷術的技術源頭。2006年,雕版印刷被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産名錄。雕版印刷首先要制作原稿,然後將原稿反轉過來攤在平整的大木板上,用刻刀摳去沒有字迹的部分,形成筆畫凸出的陽文,再用墨汁塗于其上,以紙覆蓋,拂拭紙背,字迹便留在了紙上。這種翻印文稿的方法即爲雕版印刷。

  兒時的王軍對“雕版印刷”並無概念,卻對這些材料、流程非常上心。他常常指著家裏疊放的一塊塊木板問爺爺:

  這是什麽木?“杜梨木。做版的木材最好選用杜梨木(也叫棠梨木),紋路緊湊,硬度大,便于雕刻,而且耐印。再經過幾個月的浸泡和幹燥,然後修平、刨光、修整爲所需規格。”

  這些字是怎麽刻上去的?“刻字程序主要是扯線、引線、發刀、挑刀、打空……”

  這些顔色是怎麽印上去的?“刻不同的版,往上套色……”

  他常常帮着爷爷、父亲分书,折书、数书、齐栏、切书、扣面、打书根、订线、贴签条、装函套等。常年的耳濡目染,使得王军对雕版印刷有了一种特殊的感情。爷爷见他喜爱,便将自己的技艺倾囊相授。王军一天天的进步,爷爷看在眼里,喜在心头。然而,时过境迁,和许多传统手工艺一样,在现代工业飞速发展的今天,雕版印刷不可避免地显现出与生产力要求的不合拍。 迫于生计,王军将立业生存摆在了首位。

  2000年,退役後的王軍驚訝地發現,受現代印刷業的沖擊,曾隨處可見的年畫竟得跑到百十裏外的集市上才能找到“存貨”。倍感惋惜的他在工作之余開始重操舊業。

  2010年,在家人的支持下,王軍一心投入藝海之中。2014年、2016年,他複刻的《隋朝窈窕呈傾國之芳容》圖、《趙城金藏——般若波羅蜜多心經》卷分獲山西省2015年、2017年神工杯銀獎。2019年,他被評爲市級非物質文化遺産平水雕版印刷技藝傳承人。工余時,他時常思索,“傳承的最佳方式是什麽?是讓它成爲博物館裏的展示品,還是讓它跟上時代的腳步?”于是,他積極加入“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産傳承人群研培計劃”,在傳承傳統技法的同時,加入了符合當代人審美的元素,“比如在雕版印刷——木版年畫作品中加入疊色,采用字、圖結合的套圖等。”手拿新作《圍棋之源》,王軍娓娓道來:“這幅作品講述了堯帝創圍棋以教子丹朱的曆史故事。結合了平水古籍版式、木版水印、以及木版年畫等技法,共用11版套色印刷而成。”

  展望未來,王軍用了八字概括:心中有念,秉燭前行。

  記者 亢亞莉


     

责任编辑: 吉政

版权声明:凡临汾日报、臨汾新聞網刊载及发布的各类稿件,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自媒不得转载发布。若有违者将依法追究侵权责任。